成功案例:批捕7天内的王越华律师与检察官3次交锋之后,被取保候审的故事

2018-06-29
王越华律师
10428

—全英文的信用证证明不是诈骗别人,而是自己被骗

 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:2018年5月21日叶某哥被刑事拘留,其弟叶某弟来电话说其哥叶某哥被刑事拘留了,希望王律师能出面帮忙,王律师说可以的,但需要叶某哥的直系亲属(父母、配偶、子女)过来办理委托之后,律师才可以介入。但时间过了一个月余,律师再也没有收到家属的信息。

  2018年6月20日,家属突然收到叶某哥的信件要求家里为其聘请律师,家属收到信件之后,立即与王律师取得联系,并于2018年6月21日办理了代理手续。王律师向家人仔细询问案件详情,但家属并不了解详情。

  次日(周五)王律师接受委托之后,放下手上其它事情,来到某区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叶某哥,了解到:叶某哥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,公司名下有数个实用新型专利,在某领域内开发出新产品,其产品市场潜力大。就因为公司名下有多个专利,之后公司来了很多自称是“券商”的人物一拔接一拔来游说,称你公司潜力大,有了这些专利将在这一行业会有很大作为,现在公司具备上市机会,只要经过券商的包装,即可以上市,上市之后,公司的资产将会有几十上百倍增长。开始叶某哥还是比较保守,但经过几轮“券商”的游说,最终选择了他认为比较靠谱的合作伙伴。

  合作伙伴提出,要上市,则需要包装公司,首先从公司注册资金开始,原告公司注册资金仅50万,需要增资到1000万。缺口950万元需要融资。叶某哥为了这一缺口,经过多方打听,结识了一位香港某信贷公司高管。该高管称:我们公司可以向你放款,只需要你把公司所有股权出质给我们公司即可,利率为年利率8%。叶某哥听到很愉快,认为仅仅是股权质押,不需要特别其它要求,而且利率不算高,一下子可以融资5000万元。为此,整天信心满满,整天向外称公司要上市。此时,有一个汤某某见到叶某哥公司即将上市,还通过了一定关系找到叶某哥,出资35万元购买公司1%的原始股权(叶某哥认为以前出售其它股东的是30万元1%股权,如果不是出价高,不会出售给他的,因为叶某哥坚信已经在香港融资的借款马上就要到位,不差这点钱,此次出售是看在朋友介绍的面子上才同意的)。

  然而,故事总是这样峰回路转。香港某信贷公司高管崔某某向叶某哥介绍生意,称一位土耳其商人要向他购买300吨货物,帐期60天。叶某哥心里一想,300吨货物,可以赚不少钱,对方要求帐期60天,所以把单价开到是市场价的近2倍,如果到手的生意不做,向其融资5000万的事情可能会泡汤。叶某哥准备货款向客户发货,累计发货到一百吨货的时候,再也没有现金去进货、发货。此时叶某哥向对方要求付一笔货款,经双方协商,200万港币,国际银行发来的信用证。叶某哥收到该信用证的时候,心里美滋滋的,结果到了银行才发现,该信用证无法兑现。之后再与对方进行沟通,此时对方再也联系不上了。叶某哥这一下着急了,拿着合同和送货单,向当地的公安机关报警,当地的公安机关说你是和香港人在做生意,你需要到香港去报警。于是,叶某哥拿着原始凭证赶赴了香港,找到当地的警署,当地警署给叶某哥一个警署办公联系电话,要求回家等消息。叶某哥,就这样被打发回家了。

  故事讲到这里,这才是刚刚开始。

  叶某哥,突然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了,通过公安的询问,才了解到,这一次是因为之前以35万元购买1%的股权的人在控告他“合同诈骗罪”,叶某哥当时听到这些话,整个人已经晕了。

  “我怎么可能是诈骗呢?我现在是被诈骗的受害人好不好?”,为此与承办警官发生了冲突,采取抵制的态度,不接受公安机关的询问。

  公安机关为了查清案件事实,要求其家属提供案涉两家公司的财务报表,以及公司上市的材料。结果,家属很诚实的,向公安机关提供了上述材料。上述材料可以证明,按这两家公司在准备上市的两三年期间不仅没有任何利润,反而是亏损状态。但在上市报告中谈到,每年利润上千万。据此公安机关认为,叶某哥完全虚构事实与别人通过签订合同的方式进行诈骗,其罪难以饶恕。

  2018年6月21日,由公安机关送到当地检察院进行批捕。也就在这一天,家属收到了叶某哥要求聘请律师的家信。王律师接受委托之后,会见的犯罪嫌疑人叶某哥,发现叶某哥是一个实实在在做生意的人,此次出售原始股,也是因为受害人通过熟人介绍而进行购买。在出售原始股的之前,犯罪嫌疑人已经在进行融资,然而被香港某信贷公司诈骗而导致叶某哥倾家荡产,无力归还投资人的投资款。受害人催讨未果,选择了走“刑事路线”讨要投资款,为此,还不少动用了“政治资源”。

  叶某弟知道此事之后,通过了相关人员了解案情,反馈过来的信息是:本案无法取保候审,起步刑期在十年以上。

  王律师接受委托之后,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更多的细节,以争取抓住详细客观的原始证据。就在2018年6月28日,批捕最后的前一天,收到其妻子在家里找出来的承诺书、发货单。王律师立即将上述材料送到检察院,这是与检察官的第二次交锋(第一次交锋是王律师撰写的《法律意见书》提供的是融资借款5000万元的合同,检察官称:没有什么上市融资,证据上只有借款5000万,如果对方出借了,他的罪更深重)。

  王律师说:我们是被骗的,我们有发货单为证。

  检察官说:发货单上面的,签收人身份不明确,发货单子上面的内容是由犯罪嫌疑人所写,不足以证明。犯罪嫌疑人是因为被骗,而无法归还投资人的投资款。同时,检察官向王律师提出两个问题:你有没有看到最近几年的财务报表?以及融资报告,最近几年的财务报表,处于亏损状态,而融资报告上面写,每年的利润可达上千万,这不是诈骗是什么?你是否能提供,当时进货的原始凭证,进货款是否已经支付?

  王律师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陈述向检察官陈述:我们进货是现金,没有记录。检察官反问道:你相信用300万的现金去外地进货吗?

  王律师带着上述疑问,向家属进一步了解,要求家属,找寻当时交易的原始记录,并要求家属将上述证据原件当天晚上送到王律师手上。

  王律师在翻找家属带来的一堆材料,突然发现三张全英文的材料。对,字母残缺不齐,是传真件,上面隐隐约约的写着200万港币。为了慎重起见,王律师找到了一位英语老师进行翻译,后面才发现,这三张纸是信用证,就是犯罪嫌疑人所说的是对方支付第一笔200万港币的信用证,因为信用证无法兑现,后面又无法联系到对方,所以才认为自己被骗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王律师带着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一起赶赴检察院,向检察官称述:送货单可以是造假的,但是信用证,是不可能造假的。信用证上面的单价、数量、总金额,货物名称与送货单一致,而且收款人名称、联系地址均与犯罪嫌疑人的公司相一致,这足以证明,犯罪嫌疑人是因为被诈骗,损失数百万后,而无力支付被害人的投资款。被害人购买原始股在前,犯罪嫌疑人被诈骗发生在后,犯罪嫌疑人不可能存在对被害人实施诈骗的行为。与检察院沟通之后,检察官说,你可以把这些材料交到公安机关去。这是律师与检察官第3次交锋的结果,此时律师心里对是否能取保也不敢确定。

  犯罪嫌疑人家属到了公安机关提供了上述的材料,并配合公安机关做了笔录。就在今天下午临近下班前,办案民警到了隔壁办公室,过了许久之后,走过来说,犯罪嫌疑人家属你先去准备1万块钱准备取宝候审。至此,犯罪嫌疑人在晚上八点多予以释放。

  案件虽然已经成功了,我们现在来总结以下几点:

  证明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故意的是银行信用证,但该信用证在犯罪嫌疑人的记忆中已经模糊,认为自己手上已经并不存在。是律师一而再,再而三的要求家属回家找寻,这才有幸拿到一份全英文的信用证。是律师的职业敏感,临时找人翻译确定证据价值。王律师竭尽全力,在批捕的七天之内,与检察官的积极沟通,最终取得了最终胜利。

  在此感谢,犯罪嫌疑人的妻子,“一不小心”找到了关键证据;感谢,金老师的翻译工作,及时有效锁定证据;更感谢犯罪嫌疑人自己,没有把最为重要的证据毁损,以及犯罪嫌疑人没有实施合同诈骗的行为。

  是因为上述的故事一环扣一环,才有了我今天王律师为犯罪嫌疑人成功取保候审。

王越华律师,浙江坚定律师事务所,联系电话:15968870074(微信号)。


来源:原创
写下你的评论吧